新闻动态

比特币“末日狂奔”20余日蒸发超4500亿美元,“挖矿机”项目关停

2021-06-01 19:39:34 拉风姐 4


5月31日上午10点,中币报价3.48万美元。按照0.184亿的流通总量计算,相当于在5月份的最后一天,zb已经在10小时内蒸发了114亿美元。


而这仅仅是近期中币网“末日狂奔”的小波澜。此前马斯克拉盘,比特币价格飙升,5月10日一度突破5.95万美元。此后比特币崩盘,20余日内蒸发超4500亿美元。



图源:火币官网


币圈的波动尤为刺激,尤其是科技前沿人物马斯克,及其下新能源汽车公司特斯拉多次在币圈“搅风搅雨”的情况下,比特币波动剧烈,甚至崩盘。


不仅仅是比特币,马斯克还提及狗狗币、柴犬币等加密货币,导致不少投资者跟进。一边是马斯克不小的影响力,另一边却是其前后“变脸”、态度不一,这宛如戏耍投资者一般的言行被网友认为是“推特治股割韭菜”。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告诉《商学院》记者,马斯克一番话影响了币价,倘若在合法的二级交易市场,他的言论必将受到法律严惩。然而,就是因为数字币无国界,各国监管态度不一,导致韭菜不断被割。


“从币圈人士流传出来的一些图片和留言,我们发现配资搞合约、期货交易的玩家损失惨重,甚至有一家差一点点就彻底爆仓。金融老兵对金融应该是充满敬畏的,但很多玩家不认为自己在玩金融衍生品,还以为是过家家,玩心跳。”肖飒表示。


“那种一夜回到解放前的痛苦,希望大家不要轻易尝试。”肖飒劝诫道。


“教父带货”,币圈崩盘


近期,马斯克在币圈“反复横跳”,多次“带货”比特币、狗狗币(DOGE)又“拆台”,造成虚拟货币价格剧烈波动。


早在2月初,“特斯拉投资总计15亿美元的比特币”的消息一出,比特币就开启暴涨模式,价格突破4.4万美元。


3月24日(北京时间),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又在连发推特,宣布美国市场已可用比特币购买特斯拉汽车,而美国之外的市场也将于今年晚些时候接受比特币支付。该消息引爆币圈,当日比特币价格突破5.7万美元。


然而,仅仅不到2个月,马斯克却“变脸”,于5月13日(北京时间)在推特上宣布特斯拉暂停比特币支付方式,原因是对比特币开采和交易中使用化石燃料的迅速增加感到担忧。而在马斯克公开指责比特币不环保的同时,比特币出现大跌,一度跌至4.5万美元。


但此后,马斯克又释放出比特币利好,在5月底回复一位推特用户时表示,“在法定货币和加密货币之间的争斗中,我更看好后者。”


而在对比特币“拉盘”“砸盘”的过程中,马斯克还“带货”其他虚拟货币,将狗狗币(Dogecoin)、柴犬币(Shiba Inu)也带上热搜。


相较于主流虚拟货币比特币的涨跌,狗狗币和柴犬币的波动显得极为剧烈。火币交易所数据显示,4月1日,狗狗币收盘价(指零点)为0.06美元,而到5月8日,其最高价已经达到0.74美元,涨幅高达800%。


只是,狗狗币也没能摆脱被“戏弄”的命运。在经过马斯克的“带货”之后,又被马斯克亲自“砸盘”,其在综艺上暗示狗狗币是诈骗。截至5月28日24:00,狗狗币收盘价为0.32美元。


如此种种都印证了马斯克对币圈的影响力,其也因此被戏称为“币圈教父” “推特治股”。


对于币圈的“头号风向标”,已经炒币好几年的何君(化名)认为,马斯克毕竟是一个资本家,他所作的一切都有利益的驱动,可能持仓、拉盘、砸盘等等都只是他的一个手段而已,而作为特斯拉的创始人,马斯克的影响力又太大了。


危险的虚拟货币


据了解,币圈的虚拟货币是基于密码学和现代网络P2P技术,通过复杂的数学算法产生的,特殊的电子化的、数字化的网络密码币。


目前,全球已经有大量虚拟货币被发行并实现流通和使用,并多以主流虚拟货币和非主流虚拟货币被加以区分。


其中,以比特币为首的主流虚拟货币成为币圈的“硬通货”,呈现出“比特金、莱特银、无限铜、便士铝”的格局。因为马斯克“站台”而价格飙升的狗狗币、柴犬币则属于非主流虚拟货币。


看似繁荣的币圈不仅藏着令人迷醉的暴富神话,也藏着大量令人担忧的风险。


“1天跌涨几百倍,这谁扛得住?”炒币新手可可(化名)如是感叹。早在2020年底,可可(化名)刚刚冲进币圈时就经历了炒币人的“刺激”,在进入币圈不到1天的时间,可可所持虚拟货币就暴涨20%,但第二天又暴跌40%。


近期,在马斯克“推特带货”、拉盘又砸盘的情况下,比特币几度崩盘,价格一度跌破3万美元,可可又趁机加仓并且成功抄底。但在庆幸之余币圈的疯狂也着实令可可心惊,不过可可仍然持有集中比特币等几种主流货币,没有离开这个危险的游戏。


可可对记者表示,发行虚拟货币本来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很多虚拟货币都是用比特币的源代码直接改一改就行,没有什么门槛。但是这个币从哪里来?谁发行的?它到底有什么实际意义?未来有什么实际价值支撑?平台用户其实根本都是不知道的。


“普通用户只觉得涨了很多,然后去投,可能1万元进去最后8元钱出来。这样的虚拟货币是毫无价值的,只是为了涨一波拉升价格,然后‘割韭菜’,接下来要么价格跌到啥也没有要么再割一割。”可可表示。


虚拟货币能有什么价值呢?可可表示,比如上市公司,好歹也有实体经营,市值、股价都是跟企业经营水平或者前景相匹配的。但是虚拟货币好像什么都没有,很多币连技术都没有,但是仍然想发行多少就发行多少,如果哪天没有人接盘了,这不就完了吗?


如果将虚拟货币和股市做对比,就能看到币圈的种种不同——一是虚拟货币是24小时交易,从未有停歇的时候;二是没有涨幅限制或者熔断机制,完完全全的“市场化”。


三是虚拟货币交易时常还需要增添中间环节,即稳定币。以USTD为首的稳定币是锚定美元的虚拟货币,价格较为稳定。在不同虚拟货币进行互换时,就需要稳定币来充当“中介”。


四是股市有监管,但虚拟货币不管是币种也好、交易所也好,大都属于“诚信交易”,缺乏监督管理。更何况,国内对虚拟货币收紧政策后,各大币圈交易所等均已经转移至海外。这意味着,在投资币圈时,用户的钱实际是到了海外,而交易所卷款跑路的事情此前并不少见。


也曾仓惶出逃


面对当前比特币几度崩盘的景象,何君并没有太大波动,并且在比特币价格走低时不断加仓,目前整体还处于盈利状态。


但这并不是来自于对比特币价值的信任,何君直言,对于自己而言,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其实只是一个投机的工具,既然会涨那就可以考虑投资,“我并不认为比特币前景有多好,但如果没有特别好的投资渠道的话,投资比特币这种虚拟货币还是比较靠谱的方式,因为毕竟它整体趋势是上涨的。”


更何况比起2017年的币圈大整顿,当前的价格波动和政策收紧不过是“毛毛雨”。


何君指出,在2017年之前币圈刚刚起步,大家都是跑马圈地,各种吹嘘站台。那时候行业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乱,用4个字就是乱象丛生。那个时候国家监管最大的影响就已经释放掉了,目前政策紧缩更多地是对“挖矿”环节产生更大的影响。


肖飒表示,在中国,每每谈到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监管,几乎言必称“289文”“9·4文”。前者是指2013年银发289号文,中国人民银行等央行等五部门就联合发布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后者是指2017年9月4号出台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央行等七部门叫停各类代币发行融资。


“自我国去年9月4日的文件后,境内从事ICO业务已属非法,同时,在国内进行比特币等交易所服务也被叫停。币圈的朋友们纷纷在国内紧锣密鼓地进行‘退币’,然后,四散到世界各地了。”肖飒表示。


彼时,在监管之下,大量国内的首次代币发行(ICO)几乎肃清,但不少平台把交易转移到海外平台,但发行宣传的主战场仍在国内,并想方设法绕过国内金融机构风控进行充值交易。


“围堵”比特币


近期,在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剧烈波动的同时,我国监管也进一步发声。


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公告,提醒防范虚拟货币交易存在的风险。


公告强调,虚拟货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是真正的货币,不应且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开展法定货币与虚拟货币兑换及虚拟货币之间的兑换业务、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虚拟货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信息中介和定价服务、代币发行融资以及虚拟货币衍生品交易等相关交易活动,违反有关法律法规,并涉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非法发售代币票券等犯罪活动。


同日,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公告,设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贯彻落实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这意味着,在上一轮肃清国内虚拟货币ICO业务之后,“挖矿”业务也将受到严管。


肖飒对《商学院》记者表示,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会议上,对于“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给出了明确要求,鉴于此,比特币“挖矿”及其他加密代币的“挖矿”行为,在我国将确定退出历史,相关企业和供应商切勿抱有幻想。


从根上说,2008年比特币出生自带哈耶克思想,与现有国家为单位的世界格局不符,而各国法律也是国家管理的延伸,所以,比特币等代币流行与现行法律的抵牾是显而易见的。


“因此,继续加密代币的‘挖矿’就会继续与法律对立,不仅是在我国,各国对于数字代币的谨慎态度会反映在各个方面,随着虚拟币对法币和金融安全的侵蚀,各国法律和执法只会趋严。无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法律都在那里,不枉不纵。”肖飒总结道。


最新资讯 更多 >>

专栏快讯 更多 >>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