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中国“围剿”比特币 玩家何去何从?币圈:“这玩意需要信仰!”

2021-06-01 18:41:39 拉风姐 6




这半年是币圈史上最具戏剧性的半年。


中币单价半年暴涨600%,五年破100万美元?


2020年10月,zb还在10000美元左右波动,不料此后就像坐上火箭一样一飞冲天,今年以来,马斯克和特斯拉的加入更是注入一剂强心针,中币网在4月13日登上人生巅峰:63571美元,半年时间涨幅高达600%以上,总市值达1.19万亿美元。


中国“围剿”比特币 玩家何去何从?币圈:“这玩意需要信仰!”


在乐观行情的带动下,一些知名人士纷纷放卫星。银河数码创始人Mike Novogratz表示,到今年底,比特币将增加一倍以上突破10万美元大关。


畅销理财书《穷爸爸富爸爸》的作者罗伯特·清崎则重复了比特币支持者John McAfee一年前的100万美元论调,唯一的区别在于他把时间线从半年后拉长到了未来五年。


正当大家豪情万丈,新韭菜不断涌入之际,分水岭横亘在人们眼前,五一之后,比特币突然引领整个虚拟货币产业踏入下行通道,起初也许只是高处不胜寒后的回调,后来中国监管措施的层层加码成为更重要的诱因。


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提示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强调虚拟货币交易系非法金融活动。


比特币当即从46000美元跳水至36801美元,较其今年创下的最高峰6.36万美元蒸发了43%。坏消息远不止于此。


在紧接着召开的第51次会议上,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又火上浇油,将虚拟货币认定为重大金融风险,决定从挖矿、交易两个方面打击比特币,导致整个虚拟货币市场一片风声鹤唳。金融委狠话一出,比特币三小时狂泻4000美元,失守36000美元关口,其他加密货币更是集体崩盘,以太坊一度跌破2200美元。


中国“围剿”比特币 玩家何去何从?币圈:“这玩意需要信仰!”


高层定调后,地方政府也开始出手。比特币挖矿需要大量电能,水电资源丰富的四川、云南等,火电资源丰富的内蒙古、新疆一直是各大矿场的聚集地。5月25日,内蒙古发改委率先发布八大措施打击挖矿行为,不但会对参与挖矿的工业园区、数据中心等场所进行追责,还会按规定将参与挖矿行为的企业和相关人员纳入失信黑名单。随后,四川、新疆等地也出台了各自的监管措施。据报道,四川、新疆部分地区已经暂停向一些矿场供电。


重压之下,币圈比较知名的火币商城不得不宣布暂停为中国大陆用户提供矿机售卖及衍生服务,对已购买BTC矿机产品的用户也暂停提供矿机托管服务,机器即日起停电下架。另一家矿池莱比特(B.TOP)创始人江卓尔也宣布停止中国大陆境内客户矿机代购服务。


截至发稿时,比特币最新价格只有34400美元。这惹得部分媒体发出了“虚拟货币的矿难来了吗”的疑问,在这场币灾中,许多投资者欲哭无泪。


“5月11日之前简直就是天堂,人人都觉得牛市来了!”


币灾后,多个虚拟货币社区哀鸿遍野,关于牛市结束,熊市已到的讨论到处可见,那么,谁最受伤呢?紫财经在采访中发现,损失最惨重的往往不是资深玩家,而是新手特别是昔日的虚拟货币怀疑论者。


陈先生是中部某市的一名基层干部,一年前,他与许多体制内人一样坚信比特币是一个庞氏骗局,不过,当马斯克公开为比特币站台,特斯拉买入比特币并官宣支持比特币购车后,陈先生的想法悄然改变。春节前后,虚拟货币全线飘红让他更是无法淡定了。


1月28日,陈先生在某社交平台上看到一个号称“纯聊天”的虚拟货币交流群,抱着聊聊看的心理加了进去。说是纯聊天,群友们每天分享最多的是各种持仓截图,还有一个个通过炒币实现财富自由的故事,看得令人血脉贲张。


在比特币32000美元时,陈先生投了第一笔钱,APP上快速增长的财富让他体验到了巨大的快感,于是从自己家里、父母家里、岳父母家里、亲朋好友手中以做生意名义借出上百万元疯狂投入,平均持仓成本约为54000美元。当比特币突破6万美元大关时,陈先生曾想收手,可是,集体性的的乐观感染了理性的他,加之10万美元的呼声很高,陈先生决定持有到年底再说,可是,5·10之后,市场始终未能反击成功,目前,他的亏损超过50万元。


当一个人一旦从怀疑论者转变成支持者时,通常较一般的支持者更加坚信不疑。


陈先生绝不是最惨的一个币圈爱好者,保守的他用的都是自有资金,在币圈,运用杠杆的玩家不在少数,行情好时确实赚得更多,但运气不好时赔得也会更惨,媒体已报道过多起因炒币失败而自杀的案例。根据币Coin数据,5月20日一天,24小时就有近48万人爆仓,总金额约59.2亿美元,380亿人民币财富灰飞烟灭。


大家都知道那个淘金不如卖水的故事,其实,在币圈同样存在着一群卖水的人,天翊就是其中之一,2019年至今已经从事了两年多的矿机销售工作。


“5月11日之前简直就是天堂,人人都觉得牛市来了,这还是马斯克喊单开始的疯狂。狗币直接涨到4.5元。那几个月,一台L3+机器涨到了1万/台。5月11日以后,天变了,比特币带头大跌,导致别的币种更是以20%以上的幅度跳水,矿机需求也一落千丈,同样的配置现在3700上下浮动。”


天翊称,内蒙古所有矿场清场,四川、云南矿场三天两头停电,这直接影响算力的波动,许多人处于亏本状态,“现在市场一片恐慌,有些人大量甩卖机器,转型其他业务。”对于未来的打算,天翊决定先观望,国内对矿机是否还会有需求,“这东西要看国家的想法了,矿机应该一直保持运行状态,如果停电、给电太频繁,会损坏机器,目前,四川、云南只是部分地方停电,有的地方停电后又恢复了供电。”


中国“围剿”比特币 玩家何去何从?币圈:“这玩意需要信仰!”


虚拟货币只是暂时下跌?“这玩意儿需要信仰!”


在采访过程中,紫财经发现,新人仍在源源不断地入场,一位朋友就是在市场暴跌后买入的,当时还发圈说:“几小时前我抄了一波底,不知明早还能活着吗”,他们只是单纯地希望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而更多的受访者则仍然坚信,虚拟货币只是暂时下跌,今后还将继续上涨,至于具体原因,我们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是:“这玩意儿需要信仰!”很少有人能够像罗伯特·清崎那样给出明确的理由。


在社交媒体上,这位财经作家表示:


“比特币崩盘是一个好消息。当价格下探到27000美元时,我可能会再次下手。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球宏观环境。记住,问题不在于黄金、白银或比特币。而在于政府、美联储和华尔街的无能。记住,2000年黄金价格是300美元。”


不过,这样的理论似乎并没有得到主流经济学家的认可。


部分玩家时常会引用一句名言:“别人恐惧我贪婪,别人贪婪我恐惧。”币圈最重要的一个风向标也叫做比特币恐惧与贪婪指数,在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句话的主人巴菲特始终认为:“比特币是一种赌博,就像贝壳毫无投资价值。”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亦表示,比特币之类的加密资产是一个庞氏骗局。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则更进一步,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不具有法偿性和强制性等货币基本属性,不是数字货币,而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


“金融管理部门应加大对虚拟货币非法挖矿和交易活动的打击力度,维护好正常的经济金融秩序,为我国数字人民币的正式推出创造更好的环境。投资者应充分认识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本质和风险,经受住诱惑,保护好钱包,不参与任何形式的交易、炒作活动。”


一位业界人士也认为,各国央行版即将推出的数字货币是一个重大利空,虚拟货币的命运很可能更加尴尬。他甚至怀疑公开替其站台的超级IP马斯克的动机,理由是特斯拉曾依靠贩卖碳排放积分获利,当积分生意难做后,亟须找到新增长点,比特币是一个理想的标的,体量不是很大,只需较少的资金即可撬动,迭加马斯克的个人光环,这种效应更加明显。据此,特斯拉一个季度就净赚了上亿美元。


不过,所有的证据在“信仰”面前都是惨白无力的,就目前来看,学院派与自由派谁也说服不了谁,只要关于虚拟货币的激辩没有结束,这场涨涨跌跌的游戏就将一直进行下去。


最新资讯 更多 >>

专栏快讯 更多 >>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